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食 > “一城连三国” 边境小城展新颜内容

“一城连三国” 边境小城展新颜

2019-07-24 05:44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原标题:“一城连三国” 边境小城展新颜

罗发祥展示边民互市证。人民网 程浩 摄

  出云南省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县城,沿林间小道往东北方向走不到一个钟头,山神庙丫口阻击战遗址便到了。站在丫口远眺,县城尽收眼底。

  1950年2月,一支南逃的国民党军队奔江城县城而来,县临时政府组织民兵在山神庙丫口阻击。此次战役,在解放云南的历程中不可磨灭。

  参加过这场战役的陈文昌常把这段历史讲给子女们听,“生在边疆,就得守好边境,把边疆发展好。”每次讲完,老人会说。

  怎么发展?尽管“打开门”就是老挝、越南,坐拥“一城连三国”区位,但对于民族人口多、交通不发达、发展基础差的江城来说,考验依然不小。

  如何守着“聚宝盆”,领着全县25个民族的12万人民过上好日子,作为云南省27个深度贫困县之一的江城县,这些年在国家脱贫攻坚政策的指引下,合力攻坚,攻城拔寨,边境小城旧貌展新颜。

每到赶集日,龙富通道人流很多。人民网 程浩 摄 

  靠“边”吃“边” 靠着口岸做生意

  7月13日,中越龙富通道边民互市赶集日,街上人挤人,上百家门店里,越南人争着抢着买集市上的蔬菜、猪肉、禽蛋,还有百货。53岁的刀华斌算了算,一天毛收入1000多块。“多少?”妻子问。“还可以!”他抿嘴一笑。

  龙富通道与越南奠边府省勐念县箐头乡相连,中越3号界碑就在附近。多年前,中越两国常有边民在此零星做些小生意,经双方政府努力,2010年3月开始,每月的3日、13日、23日被定为龙富通道边民互市赶集日。打那时起,江城县国庆乡人刀华斌在那租了门店,除了卖日用品,还卖些哈尼族风味的小吃。“每月收入四五千块,比种地好多了!”

  数据显示,龙富通道边民互市赶集日每日人流量超过5000人次,日交易额40万元左右。2018年,龙富通道边民互市交易额达855万元人民币,出入境货物流量达3463吨。

  这些数字足够震撼,可与勐康口岸一比,却是小巫见大巫。勐康口岸是国家级一类口岸,与老挝丰沙里省约乌县小寨乡接壤。今年1—5月,勐康口岸边民互市交易货物流量39937.412吨,货值达1.5亿余元。

  江城县康平镇勐康村离口岸10公里左右,全村4000多人,80%都会通过边民互市做点小生意。村民们根据季节不同,到口岸或卖野菜,或卖菌子,或卖稻谷,年收入增加千元不是事。

  54岁的罗发祥在边境做生意已20多年,起初做贩牛的生意,把老挝的牛贩卖到国内,一头可以赚五六百元。管理慢慢规范后,罗发祥转型做猪饲料生意,专门向老挝批发猪饲料。“每袋20公斤,能赚10多块钱,一个月下来,能赚四五千块。”罗发祥心里美滋滋的,“家里还开着饭馆,加起来月收入七八千块。”

  这两年,儿子罗大顺中专毕业后也跟着父亲做生意。按照国家政策,边民每人每日通过互市贸易进口商品,价值人民币8000元以下的,免征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税。借助政策红利,罗发祥家的生意越做越红火。

  勐康口岸边民互市的正常开展,为当地老百姓创造了就地做生意的机会,使不少建档扶贫户通过参与边民互市贸易增加了收入。特别是勐康特色农产品交易市场建成后,每周末的市场赶集日,赶集人数近千人次,交易额每周达10万余元。

  不止勐康口岸和龙富通道,位于云南省南部的江城县,与老挝、越南接壤的边境线长达183公里,是云南唯一与老挝、越南两国接壤的县(市),还拥有中老牛洛河通道、中老曼滩通道等另两个边境通道。

  结合“一城连三国”的区位优势,江城县摒弃长期窝在山里的闭塞思想,把“口岸活县”作为全县的重点发展战略,更加重视与老挝、越南的经贸合作,从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慢慢到靠着口岸做边贸生意。

  如今到江城,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参与到边民互市贸易中。当地还有更深层次的考虑:通过边境贸易经济转型升级等办法,拉动江城县工业加工、商业物流、配套服务业的发展,最终实现边民得益、财税增收的预期目标。

曼滩村委会老五连易地扶贫搬迁点,一片依山而建的白色精美民居格外醒目。人民网 程浩 摄

  从旧土瓦房到精美新居 “生活本该如此”

  在江城县整董镇曼滩村委会老五连易地扶贫搬迁点,一片依山而建的白色精美民居格外醒目。

  午后,蔡文忠和老伙计坐在新家前,品着自家地里采的茶,悠闲地聊着天。可若是在以前住的地方,他们可没这个心情……

  “住了半辈子土坯房,整个屋子都黑压压的,碰到下雨,屋里漏个不停,出门都是泥巴路。”蔡文忠倒着苦水。

推荐阅读: